游离在梦中的幽狸

【王喻】梦中人

王喻开放性结局

喻队主视角,有训练营,有峰荣耀巅

ooc有,原著时间线,漏掉了全明星,我的锅

以上避雷,轻喷求扩列qwq

----------------------------------





清晨的阳光照在小孩身上,暖暖的,仔细看去的话还能发现小孩嘴角带着笑容。


“起床了,文州。”喻母轻轻推开儿子的房门,小团子向被窝里缩了缩,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乖乖的坐在床上等着母亲来给自己换衣服。


“妈妈,我又做梦了。”喻文州看着母亲,眼里的疑惑简直要呼之欲出。


喻母笑道:“什么,又是那个骑着扫把戴着尖角帽在天上飞的人?”


喻文州皱了皱眉头:“是啊,但是但是,今天他做出的动作更诡异了!星星从他手里出来,像是被弹走一样拐了好几个弯!”


喻母给小团子扣扣子的手顿了一下,半晌才又开口:“文州啊,这个梦.....从一开始你做了多久了?”


喻文州眨眨眼睛,认真的想了想,最后也没想出来是多少:“不知道.... ”

“算了,走吧,幼儿园要迟到了。”


“哦.....”


喻文州有个秘密,他的梦里隔三差五就会出现一个人,这个人离他很远,他每天都能看着他在天空上飞行,扫把尾撒下点点的星星银屑,他看着那些银屑以各种漂亮的姿势出现,再慢慢消失,天空中的人不断的做出华丽的动作,他也每天晚上开始猜测下一秒这个人会在什么地方出现或者做出什么动作。


这是他晚上睡觉的动力。


久而久之这个梦已经让他习惯,习惯每天看着他,习惯每日梦着他。

直到那一天,他看见了荣耀这款游戏。


“魔道学者?”喻文州轻轻念叨着,似乎这个人和梦里的很像,但却不一样。


啊对了,还有一点,这个梦随着他的年龄增大开始变的越来越清晰,现在,他已经可以看见扫把上的人的衣服样式以及扫把上美丽的花纹。

但始终,他看不见那个人的脸。


喻文州大概翻了一下魔道学者的资料,结果翻着翻着就看见了他们本地的一个玩荣耀的俱乐部。


“蓝雨?”喻文州起了兴趣,网页停在这里就去找了父母。


“爸,妈,我想....我想去玩荣耀。”


喻父和喻母有点诧异,然后喻文州把他们带到了电脑前:“还记得我小时候总是说的梦吗?这个角色.....和他很像.....”


喻文州父母的思想很开放,只要儿子愿意,以后能顾着自己吃饭就足够了。

“去吧,不玩出个名堂来,别告诉别人你是我儿子。”


喻文州眼里的眸光闪了闪,笑了:“是!”

喻文州踏入俱乐部的时候,第一眼就看见了那个阳光一样耀眼的男孩,挂起微笑向他走去:“你好,我叫喻文州,想和你交个朋友。”


男孩眨了眨眼睛:“你是自己来训练营的?”


“是啊。”


“我叫黄少天,是魏老大从网游里拉出来的!我玩剑客,你呢你呢?”黄少天笑了,小虎牙露出来显得十分可爱。


喻文州摇了摇头:“我还没想好,不过.....魔道学者应该是想玩的吧。”


“魔道学者?那不是微草的吗?”黄少天想了想,微草的王不留行就是魔道学者来着,“那你应该去b市啊。”


喻文州有点哭笑不得:“飞跃半个中国去b市只是去打游戏?”


黄少天想了想似乎的确不是很可能:“咱们这些训练营新生是没可能了,不代表成为职业选手之后也没可能啊。”


喻文州耸耸肩,能不能走到职业选手这一步还说不定,不过在此之前,要向着这个方向走才是。


很快的,他发现自己好像跟不上其他人的节奏了,手速是个硬伤,喻文州也尝试过很多办法来提高它,但是终归还是卡在了200这里。


黄少天开始远离他了,准确来说这个人和他不过是最开始的那点头之交。


“吊车尾你怎么还不退出啊,真想知道是什么影响着你。”黄少天一如既往的嘲笑着他的弱势。


毕竟黄少天的天赋可不是说说而已。


是什么影响着我?喻文州蹙紧眉头,他不知道,但是每日每日的晚上,那个日渐清晰的人在告诉他答案。


“是我梦里的那个人.....”


“什么?”黄少天愣了一下,对喻文州没头没尾的这一句话搞的有点茫然,“你梦里?喂,你脑子没病吧?梦里的东西怎么可能是支持一个人的理由啊,需不需要让魏老大把你带去心理咨询室看看心理啊?”


喻文州沉默了,但是他却觉得没有什么时候比现在更清醒:“我没疯,黄少,真的是我梦里的人。”


“神经病。”黄少天翻了个白眼,转身去到座位上继续着训练。


喻文州去到训练营外面,买了一个本子和一支笔,既然手速这方面不行,那么就从战术方面入手吧,把软件提升到极致,就和叶秋一样。


第二赛季总决赛,喻文州和黄少天就坐在休息室看着比赛,前者时不时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


然而脑子里确实昨晚突然清晰起来的人脸。


那个人眼里仿佛有万千星辰,他也对自己说了这么多年来的第一句话。


〖你好,我叫王杰希。〗


“你在干什么。”喻文州的笔尖顿了一下,转头看去,一个年纪与他们相仿的少年坐在自己后面。


喻文州笑笑:“我在整理这场比赛能给我带来的知识点。”


男孩的眼睛扫过笔记本:“认识一下?”


“喂!你要跟别人交朋友先要说出自己的名字吧这是最起码的礼貌诶!”黄少天皱眉,这个家伙眼睛一大一小看着真让人不舒服。


“微草,王杰希。”


王杰希?!喻文州心里翻出滔天巨浪,面上却仍旧不动声色。


“蓝雨,喻文州。”“蓝雨,黄少天。”


“一叶之秋的确厉害,我想.....我会在下一赛季打败他。”


“你玩什么的?”喻文州出声。


“魔道学者。”王杰希看过去,拿笔在本子上点了点,说出了自己设身处地情况下自己会做出的操作。


“这不可能!”喻文州叫到,“荣耀不能角色重叠,这么小的位置.....”


“下个赛季,我会证明给你们看。”


“看就看谁怕谁!”黄少天被王杰希的挑战激到了,“下赛季走着瞧!”


“我还没有准备好。”喻文州摇摇头,“他们也会进步。”


他现在只想离开这里,然后回去睡一觉,和自己梦中的那个人做一下对比。

王杰希.....


但是,他忘了一点,梦不是人能控制的。那个天马行空的人从那天开始,就再也没有出现在自己梦里。


连续三次赢了魏琛之后,他觉得自己已经准备好了。


职业联赛,蓝雨双核,剑与诅咒。


从他赢了魏琛开始,训练营对他的态度就转变了很多。


喻文州快要忘记了那个在自己梦里的人。


〖恭喜你。〗


又是熟悉的夜幕,熟悉的绿茵,熟悉的人。


【恭喜我?什么?】
〖和我一起站在台上吧。〗
【你是谁?】

〖我说了,我叫王杰希。〗


喻文州是被惊醒的,第二天是他带领蓝雨走向的季后赛的第一场比赛,是和微草对战。


王杰希.....你为什么....总是出现在我的梦里呢?


第六赛季总决赛的前天晚上,喻文州又一次梦到了王杰希。


〖明天还请多多指教。〗
【魔术师为什么这么热衷于我呢?】
〖没有为什么,恭喜夺冠。〗
【夺冠?比赛还没开始呢!】
〖我说你是冠军,你就必须是冠军。不然我就不来了。〗

【冠军.....】


是的,冠军是我们蓝雨的。


“队长队长!”


“怎么了少天?”


“微草那个王杰希找你。”


“王队?”喻文州愣了一下,随即去到休息室看王杰希。


“喻队,今天还请多多指教。”王杰希向他颔首,话语和昨晚上的差不了多少。


魔术师和我们的打法差的太多,指教可真算不上。”喻文州笑道,“冠军会是蓝雨的。”


“巧了,我觉得会是我们微草的。”


——————


“恭喜了。”王杰希看着他,“记者会结束,可以请你单独吃顿饭吗?”


喻文州偏了偏头:“王队不会是想杀人灭口吧?”


“不是.....”王杰希无语,绕是他这个脑回路清奇的人也没有想到温文尔雅的他能说出杀人灭口这种话,“就是想和你说点事。”


“那没问题啊。”喻文州笑,不过不是公式化的笑,是发自内心的开心。


两个人在蓝雨旁边的饭店见面,定了个小包间。


“王队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就是想和你聊聊,没什么事。”王杰希看菜还没上来,托着脸看着他,“恭喜夺冠,不过明年的冠军还会是我们微草的。”


“哈哈哈,明年的事今年怎么说的准呢?”喻文州摇摇头,“冠军是蓝雨的。”


王杰希笑笑:“别拘谨了,咱们和黄少天都是什么时候认识的?还放我鸽子。”


“提早出道不好吗?”


没有你好个什么啊......王杰希叹了一口气:“文州,你之前跟我和黄少天说的那个梦,还做吗?”


“做,不过好像.....频度变少了很多,而且....都是在第二天有重大事件的时候出现。”喻文州想了想,似乎说的也没错,梦里那个王杰希真的是只有重大事件出现才会出现,“跟个算卦的一样,一说一个准。”


“他都说什么了?”


“说....说这一次蓝雨是冠军。”


“扯吧你。”王杰希哭笑不得,“你别告诉我就是因为这句话你就真拿冠军了。”


“真的。”喻文州也百思不得其解。


“行了行了,不说这个了。”王杰希正了正神色,“喻文州,我不知道你喜不喜欢我,但是.....请给我一个机会,我想追你。”


喻文州发誓,他这辈子都没感觉有什么事能让他喝水呛到,似乎之前第一次和他见面的时候是有的。


所有让他呛水的事全都在一个人身上发生了。


“咳咳咳咳.....杰希你.....你实话实说,你有这个想法多久了。”喻文州强压下想走的欲望,但同时自己也仔仔细细的考虑了一下,是不是自己也喜欢这个人。


“时间应该不长,我发觉的时候是你拿着奖杯的那一刻。”王杰希说。


“我想看到你更多的表情,开心也好伤心也好,逞强也好脆弱也好,我想看到更多的你。”


是吗.....那....我自己又是如何呢?


“可以试试看吗?”


无法说出对他拒绝的话,那么,同意试试看吧.....


“场上对手,场下恋人,或许还可以试试。”


“嗯,场上对手那是竞技精神,我没傻到那种地步。”


后来黄少天就发现,自家队长和微草那个联系突然多了起来,时不时还能眼底温柔成水。


“郑轩你说,队长是不是恋爱了!”黄少天扒着郑轩的座椅,一本正经的问道。


郑轩放下耳机:“谁知道呢,黄少你快点训练吧,难不成你还吃醋了?”


“我去,去你的吧,谁跟你说我吃醋了,我吃哪门子的醋啊!你说清楚!我和队长是纯纯的兄弟情好不好!”


“好好好社会主义兄弟情,兄弟情。”


“我靠!郑轩你皮痒了是吧!jjc走起让本剑圣教你做人!”


“压力山大....”


日子就这么过去,喻文州也发觉自己自从和王杰希在一起后,那个奇怪的梦就再也没有出现,不管是微草夺冠还是轮回夺冠,甚至是轮回二连冠都没有再看见他。


这时候,蓝雨的人大多也都知道自家队长和他药队长在一起了,每次去微草友谊赛还会以各种方式把自家队长推到微草那边,私底下还对王杰希一口一个队嫂的叫,搞的喻文州好不尴尬。


然后,叶秋退役了。


那天晚上,他和王杰希的聊天框终于是一片空白。


喻文州在前一天晚上,又看见了那个人。


〖做好心理准备。〗

【什么?】

〖要有人开始搞事情了。〗

【谁?】

〖叶修。〗

【叶修?我只知道叶秋。】

〖无所谓,做好准备就是了。〗


如他所说,叶秋退役了,网游里多了个名叫君莫笑的人,他和王杰希不止一次的提起,最后二人确定了一个答案。


叶秋就是君莫笑。

那么,叶修是谁?


这个问题在那时候还是没能解决。


第十赛季季后赛。


〖今年的季后赛不好打。〗


喻文州已经习惯了,这个梦里的人似乎永远不会改变一样。


【说吧,又要告诉我什么?】


〖这么不客气?〗对面的人终于有了表情


【对着杰希我还客气什么?我人都是他的了。】


对方果不其然的哭笑不得〖好好好,随你吧,这次季后赛,只能跟你说,注意黄少天。〗

【少天?他不会出什么岔子的,他比我们更想要冠军。】

〖这么信任他,我要吃醋了。〗

【嗯,跟你是社会主义兄弟情,跟他是真的友情。】

〖啧啧啧,不能再说了,天亮了,加油吧。〗


是的,天亮了。


“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喻文州微笑着说,“休息休息也挺好,不是吗?”


是的,就算这次失败又如何,他们还有很多个可以属于蓝雨的夏天。


终于可以和你安心剧透了。〗梦里那个人笑着说。

〖叶修是叶秋,都知道了吧。〗
【嗯。】
〖兴欣会拿到冠军的。〗
【他总是可以创造神话,我并不意外。】

〖别和那个杰希说,剧透可耻。〗


梦里的他冲着自己wink了一下,骑着灭绝星辰消失了。


喻文州有种不好的预感,这个人永远都不会出现了。


【你去哪儿!】
〖离开。〗
【什么?】
〖我要走了。〗
【你....】
〖我陪你很久了文州,可以忘了我了。〗
【.....】
〖好吧,最后再说一条〗
【不要.....】
〖嗯?〗
【那一条留下来,在发生的前一晚再告诉我。】
【我想见你最后一次.....而不是让这次成为最后一次!】
那个人顿了顿,重新进入他的视线,虚无的身影敷上了他的嘴唇。
〖好好和杰希在一起吧,你这个请求,我答应你。〗


十赛季过后,王杰希发现自己多了一种特殊的样子。


他可以在晚上去到一个人的梦里。

但这个人必须对自己毫无防备。

他开始尝试进入枕边人的梦境。

夜空,绿茵,以及一个小小的孩子。

是小时候的喻文州。

他发现自己无法靠近他,只好在空中飞舞出他自己的名字,蓝雨的名字,以及喻文州的名字。

可惜小孩儿看不懂,只是睁着眼睛看着自己安安静静的,一点都不闹腾。

真好。王杰希想着,就这么逗小孩儿玩也不错。
——————
——————
〖文州,好久不见。〗
【你是来告诉我最后一件事的对吗?】
〖是的。〗
【说吧,我已经准备好了。】
〖中国队,冠军。〗
——————
——————
“杰希,冯主席来消息了。”

“什么?”

“世邀赛。”

说完,喻文州愣住了,世邀赛,中国队,那么.....他们真的是冠军!!!

王杰希没注意到他的异样,随手翻了翻:“时间还早,咱们就在b市,等人都差不多齐了在准备也不迟。”

喻文州点点头,安心的窝在恋人怀里。

“杰希,我又做梦了。”

“还是他?”

“嗯,他说我们会是冠军。”

“我相信。”



----------------------------------

谢谢你们看到最后,这里是一个开放性结局,此处两个选项是关于老王的。

两个结局我会分开放,一个刀子一个糖,看各位喜好选取w



A:和文州说进入你梦里的是我

B:不说,等着以后有机会再说

你是我的太阳

双叶
ooc有
老师看见叫家长系列
我忘了是哪张中招考试卷了
以上避雷,轻喷qwq求扩列qwq
—————
“哥,起床了,再不起来老爷子又要骂你了!”
“哥,听到我说的了吗?”
“哥?.....对啊,你已经很久没回家了.....”
弟弟看着身边空空如也的床铺,心里有些难受,哥哥离家出走已经很多年了,无论自己怎么去找他,他也不打算回来,永远都是那一句话。
【他们不支持我,我回去也是不欢而散。】
可是,哥,你知不知道,我很想你啊.....
弟弟看了看手机,时间停留在早上的七点半。
“该起床了,老爷子要骂了。”弟弟甩了甩头,却不知怎么突然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从眼眶里滚落。
是泪。
“多大的人了还哭....”弟弟自言自语道,用手把眼睛上的泪擦干,然后起身离开。
“叶总,您....没事吧?”秘书看着弟弟眼泪突然掉下的泪珠,一时间有点手忙脚乱。
“没有,你去忙吧。”弟弟愣了一下,摆摆手表示自己没关系。
秘书有点担心,他们叶总向来都是天不怕地不怕,但今天突然的哭泣让她很是不解:“叶总,您.....真的没关系吗?如果持续时间太久的话.....要去看看医生才好....”
医生吗?弟弟想着,可是医生治不了心病啊。
他喜欢哥哥,但这是一段不被允许开始的心情,他的哥哥哪里都好,可惜就是太实诚,说的明明都是实话却总让人觉得他欠打。
哥哥会在弟弟被别的人欺负的时候站出来,却也会在自己闯祸的时候让弟弟背锅,但是到了最后,一定是哥哥过来和弟弟一起被罚。
哥哥离家出走了,拿的是弟弟的东西,本来弟弟是生气的,气他为什么拿走自己收拾的行李,后来也就释然了,因为哥哥有自己的梦想,而他没有。
他只是想离开这个家。
“哥哥.....是我的光啊....”弟弟看着眼前的文件袋,喃喃道。
秘书愣了一下,她知道弟弟有一个哥哥,但是没想到弟弟会说出这样的话。
“你没什么事吧.....”弟弟看向迟迟未走的秘书,问道。
秘书摇摇头,她的工作差不多已经做完了,剩一个小尾巴,不出半个小时一定可以完成。
“听我说说吧,这些不要跟别的人说。”弟弟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他和下属其实并不是那么死板,反倒大家都喜欢把他当朋友。
“您说。”
“我喜欢一个人,但是,我知道我们没可能。”弟弟说,“我和他很熟悉,熟悉到我们太了解彼此了,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知道对方在想什么坏主意。”
“他是我时候的太阳,他给了我很多温暖,我可以无条件信任他。”
“他是我的光,我想一直追随他,但是.....”
“他似乎没有给我这个机会。他走了,留下我一个人在这里,他在追梦而我却不能追他。”
“傻弟弟,这算什么?公开表白吗?”一个声音突然从门口传来,弟弟吓了一跳,秘书却是不慌不忙,从容不迫的去开了门。
“哥?!”
“是啊,看你这么念叨哥,哥不就来了吗?”哥哥笑着进了屋,秘书悄悄离开了屋子。
“你说的,我都听见了,一字不落。”哥哥揉了揉弟弟的头,“等我拿到最后一个冠军,我一定回来。”
“我是你的太阳,你又何尝不是我的太阳?”

属于你的荣耀

文洲个人向,第一人称
ooc有
老师见到叫家长系列
2017洛阳中招作文,我选第二个....
以上避雷,轻喷qwq求扩列qwq
————————
我应该是在宾馆的,但不知道为什么,我来到了这里——那个熟悉的训练室。
这个时间应该是大家都休息了,训练室黑漆漆的,直到我听见轻轻的开门声,一台电脑开启,映出一个小小的身影。
那个小家伙好像没有看见我,自顾自的打开电脑,但是很快,我又听见了低低的抽泣声。
“什么都做不好.....你就是个废物喻文州.....”
这是小孩子口中说的,我有点惊讶,因为他嘴里叫的名字就是我。
“比别的人要慢,比别的人不善表达.....被人叫做吊车尾.....”小孩子低低的说着,哭腔听的我有点心疼,“你还有什么资格坐在这里呢.....”
“当然有。”我没有忍住,站在暗处开口。
“谁!”小孩明显被我吓到了,我听见他手忙脚乱的把鼠标碰掉到地上。
“你的前辈。”我只能这么说,因为当我想说我的名字时,我失声了。
小孩半信半疑,擦了擦眼泪:“那....前辈肯定听见了吧.....”
“嗯,但是我相信。”“信什么?我这么废物.....”“我相信你会获得属于你的荣耀。”
小孩睁大眼睛四处寻找着,仿佛不相信我说的这些话。
“听我说完。”我笑了笑,我现在已经确定了,这是还小的时候的我,“你见过燕子吧。”
“嗯.....”
“它是怎么飞的。”
“低飞然后高飞.....可这个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低飞的时候,它在做什么。”
“蓄力.....啊!前辈您的意思是.....我不必像黄少那样,我要自己研究出来自己的风格?”
小孩的声音充满期待,他在等着前辈的回复。
我嗯了一声,小孩子的眼睛在黑夜里闪闪发亮。
“不做可以急停瞬飞的蜻蜓......做一只蓄力高飞的燕子!前辈!是不是这样!”少年在这里被太多的人说一定撑不下去,可是我知道,他为了撑下去做出了多少。
“但是,你的硬件不足也的确是一个问题。”我说,毕竟这个问题我也被同队的人开玩笑过很多次,拖团队后腿很多次,“你需要自己的风格,但更多的,是把你的软件强大到可以弥补一些你的硬件。”
“只有这样,才能成为团队核心;只有这样,才能带领团队走向胜利;只有这样,才能加入更厉害的团队,为国争光。”
“待你成长,你会自己为自己加冕,我会看着你,尽管你可能永远不知道我是谁。”
“文起四海,以御九州。”
是的,文起四海,以御九州,这是他们对我的喜爱,为我说的一句话,现在我想给你,给还年少懵懂的我。
少年用力的点了点头:“获得属于我的荣耀!”